【Roqueta 先生的吾系撚化】

還記得七八年前 Valentin Roqueta 老先生帶同太太與小兒子來港渡假,順道過來拜訪一下我呢個小角色,無錯,在香港我地只能夠稱呼自己呢類酒商做小角色,原因係香港葡萄酒巿場太細,基本上大部份的入口商都賣不起量,在巿場上睇到好多穿得身光頸靚,西裝骨骨的在酒店接待外國酒商,或搞出一堆大龍凰的推廣工作,結果都只不過傾緊一兩個卡板貨的事宜,如算上利潤酒莊分分鐘可能連機票同酒店錢都要倒貼,所以Roqueta老先生的到訪可以話係極之俾面派對(應該不太關乎銷量的事宜😂),而這位老人家在 Catalunya 身份地位可算是舉足輕重,近年更被 Catalan Association of Oenologists (ACE)頒發終身成就獎 「Winemaker Lifetime Achievement」,在西班牙酒業界名氣極大,我還記果次到訪,他帶了一本關於西方文化的建築書送比我,對於我呢個兒時只會睇稻中兵團,到長大後為了工作只睇葡萄酒書之外,就不會再睇其他書的文盲,無疑是一種極大的震撼 (記得果本書仲好似係寫西班牙文添🙄……….)至今小弟亦未能猜透老先生的用意(建築與葡萄酒之間的關系?),莫非因為自己文化水平不夠、內涵不足,老先生擔心我無法全面演譯Roqueta家族葡萄酒的精髓,所以苦心給我補課❓先讓我吸收歐州的建築文化氣息,才賣得好西班牙酒⁉ 除了送一本文化書比一個文盲呢個大撚化外,老先生在會面時還提到公司正進行一個新項目,他的大仔Ramon Roqueta Segales 在Terra Alta 接下了一個新酒莊,果度釀酒潛力極大….我頓時心諗唔撚係化?❓Sorry….應該係唔係再撚化吓❓...雖然小弟沒有一秒鐘幾十萬上落,請原諒我咁直…全新的酒莊,在巿場沒有知名度,比賽沒有評分,連產區Terra Alta都未聽過…….唔好玩我呢個塵世間迷途的小酒商啦🙏🏻…..我此刻需要既係連阿媽唔飲葡萄酒都識得既品牌,要果類一落地客人就會搶著要既酒款啊‼ 新酒莊新品牌,請留比有番咁上下實力同耐性既大公司,有足夠時間幫你慢慢推廣啦😭.....

【念念不忘,必有迴響】

跟一個新酒莊談戀愛,是需要付出極大的勇氣,在一個咩都講即食的年代,又有幾多個願意此刻銷售將來的所謂潛力?….酒莊的第一個年份是2007,盡管我心裡知道就算有潛力的酒莊,擁有絕佳的風土,頂級的釀酒師和團隊和先進的釀酒設備,時間先至係葡萄酒行業最大的考驗,閒閒地十年八載的經歷是最低消費,能夠在頭幾年就能做出一鳴驚人的隱世奇酒⁉ 那或然「輪」就等同掉個硬幣落地會自動企左响度一樣,所謂十年樹木,百年樹人,對酒莊來說所有事情都係新的,無論係葡萄樹的樹齡、釀酒團體和酒莊操作都係新開始…….而且在沒有舊年份的作品底下,推出巿場就只有最新年份,就算酒不適飲也得需硬飲硬銷........我地而家講緊既係葡萄酒…唔係創新科技😫,但以上種種在心裡只存疑一段好短既時間,到最後我都決定接下這個所謂「未來」好有潛力的新項目原因係小編深信葡萄酒離不開人,而我所相信的是Roqueta 老先生本人,他的兒子和整個家族,所以我願意去等….....唔駛講頭幾年銷情當然係非常慘淡😭,就算熟到拍晒膊頭既客,見到酒標上新鮮滾熱辣既年份都耍手寧頭🙅🏻♂🙅🏻♀,隨著時間過去,酒莊如今踏入第十個年頭有多,眼見鏡中既自己衰老不少,反之酒莊知名度日漸提升,而且仲攞到唔少本土和國際性的奬項,出品酒質每年穩步向上,好快就成為了Terra Alta區的知名酒莊,如果你現在問我酒莊是否已達到最高峰? 我可以好肯定回答---不是,是廿年或三十年後?..到最終或者我跟Roqueta 老先生都未必能夠親眼睇到但我相信兩者之間(釀酒者和酒商)在過程中已經得到我地想要的做葡萄酒其實同做人差唔多,都需要為了變得更美好而不斷努力,人離不開酒,酒離不開人,賣酒者除了商業的因素考慮,其實還加插著好多人與人人與酒之間的故事,而這些故事就連哈弗商學院既教授都無辦法解釋得來.....

念念不忘,必有回響 -  Lafou Cellar

11-0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