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移情暗戀,而是明目張膽式的愛上 ----- 談白詩南

對於葡萄酒,我作為評酒人和導師,雖然必須持平,也要有態度。不瞞你說,我其實頗為濫情,因為世間上有太多趣味品種和新進酒區,驚喜連連。最近幾年,每當我教授葡萄酒初級入門班,到了介紹最主要的幾款白葡萄品種時,白詩南(Chenin Blanc)的芳蹤氣味,總會浮起。例如,我談到雷司令(Riesling)擁有天然高酸度時,白詩南的影子會飄過我腦海;講解霞多麗(Chardonnay)的百變及其如何對風土敏感,我又會突然回味起喝過白詩南的諸種甜度和風格。然後,有一天我告知學生們法國羅亞河谷(Loire Valley)的長相思(Sauvignon Blanc)線條纖幼,骨架精細,氣質含蓄但芬芳,我竟會偷偷想起羅亞也是白詩南的盤據點….這些有如發生婚外情般的情節,告訴了我真的確定戀上了白詩南;幸好我不用與之私定終身,只需抽空與之廝磨,已經很安慰。

 

雖然白詩南原籍法國羅亞河谷,但現今種植面積最大的是南非,另有重要據點例如美國加州、澳洲、紐西蘭和阿根廷。白詩南適合種植於清涼至溫和氣候,但飽受清涼氣候地區的寒冷天氣困擾,若然會遇上不合作的年份,味道難免簡單和有過量草青味,風格會偏單薄平淡。不過時至今日有氣候暖化的幫助,白詩南成熟度達標機會多的是,整體質素普遍提升。白詩南擁有天賦的高酸度,香氣馥郁,用作釀製Off-Dry或是甜酒均是天作之合,這些帶甜的白詩南會散發誘人氣息如啤梨、熱情果、奇異果、檸檬果醬、茉莉花、薑糖、蜜糖、甜橙、芒果、杏仁糖等等,喝過都會叫人難以自拔。到酒舖找找Coteaux du Layon、Bonnezeaux、Quarts de Chaume來親親香澤,你便會明白。

白詩南

要了解白詩南,必須要多喝羅亞河谷的Vouvray;葡萄酒大師Jancis Robinson MW便曾經寫過一句:「Vouvray就是白詩南,白詩南就是Vouvray。」Vouvray用百分百白詩南葡萄釀製,有全氣泡酒(Sparkling)、半氣泡酒(Pétillant)和靜態酒(Still wine),每個類別又分成不同甜度,乾的版本通常有較多青蘋果、檸檬和礦物香,帶甜的有桂花、薑和蜜蠟,各有美態。

 

南非方面,當地的白詩南都是乾白酒,主要分成不經木桶處理和使用木桶發酵和熟成兩大類,前者味道清爽跳脫,後者圓潤沈穩中不失活力,雖然經過木桶陳年部分香氣會流失,但近年許多南非釀酒師都有技巧的找到平衡線,不會過度依賴木桶,而是讓橡木為酒錦上添花,在不犧牲白詩南清雅氣質的同時,可有效增加酒的濃郁度,效果十分不俗。

 

文、圖:梁淑意

16-12-2018

(上一篇) 愈種愈有機? 

 

 (下一篇) :  水。行。合

 

瀏覽 Rebecca 專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