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要環境好,也要馬兒工作到…

隨著科技進步,我們的生活彷彿變得更快捷容易,現在不論是購物還是借貸,基本上只要有互聯網絡便可以把所有事情都搞定了。不過,當大家紛紛沉醉於享受科技帶給我們的輕鬆方便,歐洲不少酒莊卻寧願捨棄高科技機器,還原基本步,訓練動物來幫忙打理葡萄園。

 

上世紀是農業工業科技突飛猛進的大時代,一切都以速度和量產為大前提,從葡萄篩選果實到噴灑溶劑,直至採收,不少有能力的莊園都願意投資購買機器和電腦代勞,大大減少人力的同時,以往在田內的真正「捱騾仔」或「做牛做馬」的熟手技工動物們,漸漸被冰冷的機械車取締。固然,個別地勢險要的葡萄園由於不能使用大型機械,一直只能依賴人手和動物處理莊園的大小事務,而且風水輪流轉,近這十多年間,很多歐洲葡萄園即使地形平坦,但經過實際經驗累積,加上強化了的環保意識,認為動物勞動力的碳足跡比機械少很多,決定重新回歸大自然,以動物例如馬匹在田裡工作。

酒莊,馬

雖然我並沒有在世界各地刻意觀察和統計馬匹出現在葡萄園的數字,不過我在布爾崗(Bourgogne)、波爾多(Bordeaux)、隆河(Rhone)和意大利Umbria等地都看見愈來愈多莊園養有馬匹,也知道法國其他區分如阿爾薩斯(Alsace)和盧瓦爾河谷(Loire Valley)等都養有這些work horse,在葡萄園工作。在法國葡萄園內常見的其中一個馬品種是Boulonnais Plough Horse,身形龐大,有粗厚頸項,腳短而有力,還有一種是Ardennais(或Ardennes)血統馬,以往作軍事運輸用途,骨重腳大,具備中等至高大體型,任勞任怨,此兩種馬都十分適合做田內粗活。

 

以往莊園或使用拖拉機在葡萄樹行間穿插爬犁,現今靠馬匹拖著扒走過,馬兒乖巧有性,手腳靈活,可有助減低拖拉機對葡萄樹搖盪的破壞,延長藤樹的壽命,而且馬腳踏土地看似重力,其實不然。馬兒純良勤勞,一天可工作七、八小時,懂得與人類配合,聽從工作人員指示。馬匹更不會製造如機器的恆久噪音,亦沒有摩打的震動,泥土不致過分壓實及緊密,土地裡於是有足夠空間予蟲兒和微生物生存繁殖,而且透氣度高,去水能力更佳,土壤健康而充滿生機,莊園環境有長遠好處。

 

「僱用」馬兒在葡萄園內工作除了可減低碳排放外,其排泄物更可被「回收」,化成土壤的滋養食物,對週遭風土只會有益而無害。

 

文、圖:梁淑意

 

1-5-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