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otage的前世今生

葡萄品種繁多,有些豔麗搶鏡,充滿雍容貴氣,例如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有的清爽精緻,淡雅輕盈,好像黑皮諾(Pinot Noir)就是。但假如來來去去都是飲用那幾個主要品種,有時或會感到單調,所以不時走出框框,嘗試不同地方的品種,才可保持口舌享受歷久常新,也能增進知識。想要開拓眼界,舊世界的意大利可以給飲者極大滿足感,因為這裡的原生品種多不勝數,風格味道迴異類;新世界方面的南非籍品種Pinotage(皮諾塔吉)可謂葡萄品種黑馬,因為論葡萄品種年資,它還是十分年輕,是屬於上世紀二十年代的新生品種,因為南非酒業復興都只是九十年代中開始的事,對Pinotage的現代化釀製經驗尚待磨練,之前不太受本世界各地包括本港酒客認識神祇歡迎,認為酒味質素不穩定,有時還會有些過期煙頭、油漆、燒車胎或膠袋的塑膠味,著實有點「趕客」。南非酒莊經過努力,時至今日,不少生產商的Pinotage質素改進,風味有濃郁的黑李子、黑加侖子、皮革、朱古力、炒咖啡豆、煙肉、煙斗、雪茄等,丹寧量高並質地如厚絨,姿態豐腴有曲線,酒體堅實,滋味可口。葡萄農知道要好好控制Pinotage的樹苗活力和產量,才可種出汁液濃郁芬芳的好果實。

時間倒帶回到1924年,據說南非Stellenbosch大學葡萄農業教授Abraham Izak Perold有一天忽發奇想,欲把當地生長得理想的葡萄品種Cinsaut(當時名叫Hermitage)與自己喜歡的品種黑皮諾混配,看看會否把兩者之長結合出一個適合南非生長的新品種,另有一個講法是教授見黑皮諾在南非生長情況一般,想要將之與一個叫頑強的品種結合,所以創造如此一個新品種。新品種取名就是從父母名字各取一部分,即是Pinot Noir的前半部和Hermitage的後半部,於是就出現了Pinotage此名。

故事還有後續,雖然Pinotage給創造誕生了,但命途多舛,因為教授把新樹苗種在位於Welgevallen的自己家後院花圃,到1927年辭任大學教席要搬家,忘了把樹苗帶走,到大學方面派人清理宿舍,準備把花圃除草清潔前一刻,教授的前助手Dr. Charles Niehaus猛然記得有關這些樹苗的事情,將之全數四株Pinotage幼苗搬往農業學院,才免卻Pinotage無辜被「殺掉」的厄運,得留後世。

Pinotage從1961年開始在商用酒標上面世,五十多年來在南非一直發展,到近十多年開始有理想成績,也在多個新世界國家開枝散葉,紐西蘭尤其積極孕育,然而始終為數不多,南非仍然是其重要據地。每年的十月十一日是世界Pinotage日,南非當地和個別海外市場會舉行推廣活動,讓更多人對其加深認識。


 

文、圖:梁淑意Rebecca Leung

15-7-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