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動力法(自然動力農法)是近年十分流行的一種耕種方式,但不少酒友總覺得這套尊重大自然的方法因為與天文曆法星宿天體掛鉤而蒙上了種神秘的色彩

儘管現在仍無法完全用科學來理解這門學問,但近年已有不少來自新世界和舊世界的酒莊陸續選擇採用生物動力法耕種

到底有什麼魔力把來自世界各地的莊主也深深地吸引到呢?

 

近年葡萄酒的價值越來越講究及重視風土的特性令酒農重新思考人與大自然和農作物的關係,當中生物動力法成為了其中一項經常被談及的手法。

因為它加深了葡萄酒與土地之間的連繫而且突破了現代農業利用不同添加物和化學物令農產品加工淪為“工業品”被工業化的局面,為葡萄酒業乃至農業重新定義了農作物,再者氣候變化令葡萄酒業更頻繁的遇上天災和危機 布根地Burgundy年復一年的春霜(Spring Frost)還有近年飽受山火之痛的美國California 產區也令各地的酒農開始正視永續發展的觀念和重要性!

 

這一系列的議題也間接加速了各地酒農接受生物動力農法...

 

 

起源與歷史

其實早在1924年自然動力農法已由奧地利哲學家Rudolf Steiner提出。他在演講中第一次提出把自然動力法應用在農業上。他將植物視為一個生命體,認為農事的重點不應只局限於外在是否茂盛健康更應該強化植物的整體生命力,化學農藥不僅不能根本解決問題,還會對土壤造成傷害,必須完全捨棄,因為植物病害的根源多數皆因為環境與土壤之間失衡而起。

 

然而在1945年二戰結束之前,自然動力農法的流行程度並不高。而且戰後的全球農業更開始流行並依賴大量的化學肥料、殺蟲劑,與除草劑,隨著農業被工業化,生物動力農法也漸漸失去眾農業的支持。

發跡地

筆鋒轉回葡萄酒界於生物動力法的應用,生物動力法如同其他農業一般一直都不被受重用但在60年代左右阿爾薩斯Alsace區卻因為Eugène Meyer一人而意外地成為了法國生物動力法的橋頭堡而且Eugène Meyer的酒莊更於1980年成為第一家獲得Demeter認證的生物動力葡萄園。事緣他曾於葡萄園內使用化學噴劑,而意外導致自己神經麻痺,但他四出求醫無門所以最後他選擇聽從順勢療法醫生的建議自此更開始閱讀跟生物動力相關的書籍並於1969年成為全法首位以生物動力法種植葡萄的酒農。

 

自此一股追求生物動力法的風潮也漸然在法國葡萄酒界悄悄生起……

 

自1980年代,現被譽為生物動力法之父的Nicolas Joly開始在位於羅亞爾河谷(Loire Valley)的La Coulée de Serrant酒莊實驗Steiner所提倡的農法。起初他曾聽從一位農業部官員的建議,改用化學除草劑為酒莊省錢並增加產量,可惜兩年過去他卻發現葡萄園彷彿失去了生命力,變得死氣沉沉似的昆蟲與鳥也失去了芳蹤土壤竟也變了色。Joly自此便開始研究Steiner的學說,並於1984年開始在他的酒莊全面施行生物動力農法而葡萄園又逐漸回到了生機盎然的景象。

 

接著到1989年左右幾位在布根地的重要人物包括 Domaine Leroy (樂花酒莊)的Lalou Bize-Leroy拉露碧茲樂花夫人, Domaine des Comtes Lafon (拉芳酒莊)的Dominique Lafon多明尼克拉馮,Domaine Leflaive(樂飛酒莊)的Anne-Claude Leflaive安妮克勞德樂飛和Domaine Drouhin-Laroze(拉厚澤酒莊)的Philippe Drouhin菲利普杜亨才開始對這農法產生興趣並漸漸引入酒莊進行試驗。直到2009年Domaine de la Romanee-Conti (羅曼尼康帝酒莊)的莊主 Aubert de Villaine

經過長達廿年的試驗後也選擇轉投生物動力法的懷抱。身為理性主義代表者的Aubert de Villaine的決定讓眾多酒界人士感到震驚,但這也把生物動力農法的知名度推至高峰。

 

其實採用生物動力農法的酒農不只需要在葡萄園付出更多的心力和精神照料葡萄同時更要承擔更高的風險,因為不是每個地區也合適採用生物動力農法,例如較溫暖和乾燥的南法和羅亞爾河谷便相對適合,反之,布根地和香檳區則需要付出更大的代價因為氣候相對濕冷容易滋生各類黴菌感染的問題因此一年的心血很容易被毀於一旦。

意想不到的農法

當中更有一些聽落匪夷所思的耕種方式 例如善用牛角(Cow Horn), 石英 (Ground Quartz/ Silica), 洋耆草(Yarrow),鹿膀胱(Deer’s Bladder)等等來製成Preparation 501 – 508的噴劑或肥料。

例如 Preparation 500 便善用牛糞(Cow Manure),把牛糞放入牛角中並埋入泥土中過冬發酵至春天,每次使用時只需取出非常少的量並用水稀釋,然後攪拌約一小時將它們激活(Dynamisation 動力攪拌),接著就可以噴灑在土壤中和葡萄藤上藉此增強土壤中的微生物活性令根部生長更活躍,可扎根更深。

觸摸不到的曆法

一般套用生物動力法的酒農皆會參考由Maria Thun所編製的「自然動力年曆」來進行葡萄園內的耕種工作 例如接枝除草收成採摘。

這是以月亮在十二星座間的運行為準,再參考太陽與各行星的宮位所製定成農事曆,因月球是離地球最近的星體,因此從自然動力法的觀點來看,月球的軌跡所促成的月球引力是當中最重要的一環對植物的影響也最關鍵並因應此規律而訂立出花日,果日,葉日,根日和忌日來挑選出最合適植物的種植、接枝、收成等等的時間,令植物的生長更順遂。

 

若然貫徹地思量自然動力曆法的運作,日月盈昃和星辰不但會影響農作物的生長亦會影響葡萄酒的表現,因此也有不少資深酒友參考此曆法來選出恰當品酒的日子

 (小編又笑稱這酒曆為-酒通勝) 例如各大網上平台皆可下載的App程式When Wine Tastes Best。

花日: 風象 – 令香氣更通透,酒體更輕柔

果日: 火象 – 令香氣更集中且有活力,酒體更有力,果香更充沛

葉日: 水象 – 令香氣變得較柔弱,酒的酸度會變得稍為突出

根日: 地象 – 令香氣更具大地氣息和礦物感,令果味稍為收歛

 

儘管這設定並非百份百有科學根據,但酒友們也不妨參考一下嘗試體驗一下於花日,果日,根日和葉日不同日子品飲會否帶來的不一樣區別和特性來增添一下品飲的趣味性!

國際認證

不少酒莊除了會實施生物動力法外,更會追求國際機構的認可,而目前國際知名度較高的生物動力法認證機構分別為 – Demeter生物動力法認證 、Biodyvin生物動力法認證和Ecocert天然及有機產品認證。當中Demeter認證是對整個農品行業的認證因此也被認為是當今認證要求最高的認證,目前已被多達50多個國家認證。至於,Biodyvin認證則是單獨針對葡萄酒界別的認證。而ECOCERT認證則源自法國是全球最具權威及指標的天然及有機產品認證之一。

 

除了上述的生物動力法認證外,現在還有其他自然酒的認證,例如於今年2020年3月法國當局便正式定義自然酒。

我們 Wine Couple 的皇牌酒莊Chateau Maris便已全面獲得多項生物動力法和有機種植法的認證,當中已包含上述提及的DEMETER Certification,BIODYVIN Certification,ECOCERT Certification等等

Domaine de la Romanee-Conti 的莊主曾寫道 “在這個後工業化與高度城市化的文明裡,或許,葡萄酒是我們與土地最後的重要連結?”

(原文 “In our post-industrial, overly-urbanised sociedy, could wine be our last strong tie to the earth?”)

當農業生產越來越科技現代化,農產品漸次成為單純的工業化產物,人與土地的關聯也漸趨模糊

把酒中風味詮釋得更好,酒農必須思考是否採用有機或生物動力農法,因為這兩項農法可讓風土(Terroir)展現出最佳的潛力。

 

Biodynamic 生物動力法這套與占星學有關的學問深信世間諸事皆有對應

不止是耕種的方法 更不是迷信的信仰

而是一個帶來反思空間的哲學觀點

一種讓都市人重新思考的方式和機會

 

因此我們Wine Couple也致力發掘更多有質素的小農有機及生物動力法酒莊

期望為各位酒友們帶來更大的驚喜

喝下的遠不止是葡萄酒

而是一起淺嚐酒莊的心血

還有那份令人悸動的人情味吧!